Archive for the ‘随笔’ Category

2011/1/23

终于踏上了归途。 前一天晚上失眠,然后第二天赖床赖的很是过分,紧赶慢赶到了火车站。 之前同学说,郑州的太阳没有一点温度,在北京晒晒太阳再回来。 考试之后宅了一天多险些发了霉,然而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真是晒了足够的太阳迅速恢复新鲜。公车上人并不多,松散的很,听着歌觉得一部分阴郁的情绪离我而去了。 看到波光粼粼的水,看到树上的鸟巢,看到很快被风吹散的有着变幻形状的云。才发觉自己遗忘这个世界太久了,险些忘记了其实北京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城市。虽然是个大都市,但是其中总是透露着一点小市民味道。我们看到的北京被现代化的壳覆盖了,老北京的灵魂还在(如果一个城市可以有灵魂的话)。

《回答》

(一)我全身僵硬不知如何回答。我试图蒙混过关。         他说,说实话。口气坚持。         我想,他真正想要的并不是我的答案。答案如何并不重要。他想要的是对自己的相信,对别人的相信,一种诡异的安全感。         我必须说点什么。         我能说些什么么。这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问题。不管我说什么都无法给他想要的。         我选择说了实话。或者说也许是实话,我并不确定。我总以为自己说的是实话。         我不记得他回答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否选择相信。         他当然以后会忘记。

有关“催眠”的一些思考

        (一)To begin with:         参加过一个小沙龙,有关催眠。讲师说,人平时无非在干三件事情,被别人催眠,催眠别人,自我催眠。当然这里的催眠是广义的催眠,我自己的理解就是某种思想的变化。人是极容易被别人影响的,孔子说了“学而不思则罔”。我们都是社会人,在鱼龙混杂的社会里坚定着本来的自己并不容易,不过话又说回来,本来的自己就是好的么?我们每刻都在远离原来的自己。某人说了,我们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同样的,我们也可以说,每一刻的自己都在新生——细胞在死亡和重生,思想也在不断变化。         (二)从《穿条纹睡衣的男孩》说开去         本是想看一个比较温馨的电影,结果选择错误看了一个让人在难过中思考的电影。先简单地介绍一下剧情:大背景是二战时候的德国,父亲事军官,由于升职搬家至“农庄”,主角是八岁小男孩Bruno,由于没有了朋友小男孩对远处的“农庄”产生了兴趣,因为那儿的人总是很奇怪永远穿着条纹睡衣,他也在这儿结识了自己的好朋友Shmuel,犹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