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3

终于踏上了归途。

前一天晚上失眠,然后第二天赖床赖的很是过分,紧赶慢赶到了火车站。

之前同学说,郑州的太阳没有一点温度,在北京晒晒太阳再回来。

考试之后宅了一天多险些发了霉,然而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真是晒了足够的太阳迅速恢复新鲜。公车上人并不多,松散的很,听着歌觉得一部分阴郁的情绪离我而去了。

看到波光粼粼的水,看到树上的鸟巢,看到很快被风吹散的有着变幻形状的云。才发觉自己遗忘这个世界太久了,险些忘记了其实北京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城市。虽然是个大都市,但是其中总是透露着一点小市民味道。我们看到的北京被现代化的壳覆盖了,老北京的灵魂还在(如果一个城市可以有灵魂的话)。

在去圆明园的时候觉得北京的味道太过于浓厚。也许是因为空旷的干枯的草地,也许是因为历史的厚重感,也许是因为冬天独有的干爽略有凛冽感的空气。

后来在火车上,刚进入河南就看到很多垃圾。郑州是一如既往的脏乱忙,灰蒙蒙的天,晚上看不到星星,白天看不到云彩。但是空气中就是有我喜欢的熟悉的感觉。一闻到就忘记了之前“近乡情更怯”的心事,只想给郑州一个拥抱。

本来是跟一个小学同学买到了一辆车,又发现两个高中一班的人也在。但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中间隔着一个车头……于是后来只好一个人过接下来的五个小时。

书在箱子里懒得拿。电脑懒得开。于是得到了难得的几个小时静下来与自己对视。难得找到机会缕一缕思绪摆放整齐,之前就算是晚上失眠的时候脑袋也是混乱的。

这阵子在想的三件事情。

自己的思想。我们都是大概从3岁起进入公立学校,一直到现在。学差不多一样的教材,跟从着之前学差不多一样教材的老师。总是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自己的价值观是被国家所决定的。以前就有一些知觉,想着我们从小接受的知识都是硬塞进来的,从来没有考虑过它们有没有道理。比如:孔子真的那么牛么还是被后人抬高了?孔融让梨就是好的么?孟子是个罗里罗嗦的家伙还是一个逻辑清楚的天才?中国的古典文化我们该全盘接受么?饭前便后洗手有道理么?小学生上课就该手背在背后么?学海无涯真的应该苦作舟么?(学习不是应该是快乐的么?)凭什么三民主义就好了?民主真的是我们想要的么(只要允许你活下去,你就必须活的很好的日子)?(国家推崇的民主真的是一个国家应该所希冀的么?还是只是安慰人民的幻影而已?)人民真的期待言论自由么?……不管这些问题的答案如何,至少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它们的对错问题,能做的就只是全盘接受而已。

如果能控制年轻人的教育,那么就可以控制一个国家。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愚昧则国愚昧。少年不思则国将哀。这么想来自己的大脑像是被流水线加工的无数相似大脑中的一个罢了。在被加工的过程中早已迷失了。

记得王小波说,总觉得某些时候自己被当做是货品(不记得是行货还是水货),你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么想来真是扭捏啊。

附上一段前阵子看到的有关通货膨胀的话(作者很勇敢)。虽然可能有点偏颇。毕竟人家是研究阴谋论的:

“通过不断持续的通货膨胀,政府可以在秘密的或不被察觉到的情况下没收自己公民的一部分财富。通过这种方法他们不但可以没收财富,而且可以独断专行的没收,这个过程在导致很多人贫困潦倒的同时,另外一些人却富了起来。没有什么比腐化货币更微妙、更万无一失的手段来推翻社会现存基础了。这个过程发挥了有关破坏面的经济学规律所有隐藏的力量,而且使用的方式哪个人都无法推断。”

学习的事情。

也许我这一杆,又没办法进球,就像我的生活,一直在出差错。

在追逐的那颗黑球,绿色地平线上模糊的轮廓、绚丽的色彩,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而生活就如同打台球,就算进了黑球,但也可能豁然发现同时进了白球、黑球进错袋口或者原来还有一颗自己的红色的球在桌面上……

这学期前一半很明显就是遵循着大力出奇迹的原则胡乱一通撞,后一半是直接把黑球打出台了。于是连白球都懒得盯住了。

某些人对我此种干脆放弃拿起杆的行为很是吃惊。嗯。。其实我在某种程度上蛮吃惊的。

冰块还没融化。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3 Comments

  1. 温兔子 说道:

    嗯同样喜欢被现代化都市的壳覆盖着的老北京的灵魂,但是总是免不了要被这层都市的现代化所折磨。

    思想…希望思想开放言论自由的话,有思想的人允许我这样没什么思想以及思想和他们思想不一样的人存在。有时候也胡思乱想,要是换我从炎黄那会儿开始治国,我也得愚民…嗨,队伍什么的…

    记得续过句子来着:近乡情更怯,十步杀一人……要不就是:近乡情更怯,对影成三人……

    那,寒假愉快~好好打滚~

  2. 逍遥 说道:

    其实国家作为统治人民的工具,对人们的思想改造以利己用,太好理解不过了,但到底作为被教育的公民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我想只要心态平和答案与做法总是对的。
    我们中原人自诩礼仪之地,文化深厚,必会被这深远的文化所影响,让我们知书达理,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讲,不正是对人性的束缚么。
    到改革开放的广东求学一年多来,我感受最多的就是南方沿海的开放与自由;草民进谏、代表发难等事不胜枚举,其实与其说是政治与言论的自由,倒不如说只是多给了人们一条发泄与建议的渠道,其实这对于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也是不无裨益的。
    毕竟,我们中国人渴求的不一定是美国式民主的Unite,而只是能听到百姓意见的哪怕有些专断政府罢了。其实,中国人因其奴性,真的很容易满足。
    还有,服务器在美国可以不被和谐,真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