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

(一)我全身僵硬不知如何回答。我试图蒙混过关。

        他说,说实话。口气坚持。

        我想,他真正想要的并不是我的答案。答案如何并不重要。他想要的是对自己的相信,对别人的相信,一种诡异的安全感。

        我必须说点什么。

        我能说些什么么。这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问题。不管我说什么都无法给他想要的。

        我选择说了实话。或者说也许是实话,我并不确定。我总以为自己说的是实话。

        我不记得他回答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否选择相信。

        他当然以后会忘记。

(二) 《回答》

        你为什么旅行?
  因为房子冷。
  你为什么旅行?
  因为在日落和日出之间我常这样做。
  你穿什么?
  我穿一套蓝衣服,一件白衬衫,黄领带,还有黄袜子。
  你穿什么?
  我什么也没穿。一条痛苦的围巾使我温暖。
  你和谁一块睡?
  我每天晚上和不同的的女人睡。
  你和谁一块睡?
  我一个人睡。我一直一个人睡。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我老以为我说的是真话。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
  因为真理说谎非同一般而我爱着真理。
  为什么你要走?
  因为我什么都已无所谓。
  为什么你要走?
  我不知道。我从来就不知道。
  我要等你多久?
  不要等我。我累了我正想躺下。
  你累了你想躺下?
  是的,我累了我想躺下。

(三) 他说,算了反正你一直是这样的。

        这句话在我脑袋里回响了很久。

        我说的话太真了。

        我想着是因为自己很自信觉得什么样的自己都可以给你看。

        而“我不会再这样了”这种话说出来就觉得是虚妄。其实我就是这样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事情还会发生。

        相似的场景会再发生。已经不是以前的我,可是还是无法防止。

        如果非要防止,只能抛弃原来的我。

(四)  我在交战。所以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 

(五)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One Comment

  1. zhanzhan 说道:

    沙发啊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