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4

       对待Blog,我的感情颇为复杂。至今拥有的Blog一个手应该刚好能数过来,它们不幸的全部夭折。也许自己是不适合关心一个blog的,一边写日记一边去关心着一个同样需要思考的地方并不容易。所以当小新说给我一个Blog的时候,我语塞了。不过已经说了不会让它有跟树一样悲惨的命运,所以会好好对它。孔子说,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相比较而言,讷于言是很容易的事情,凡话“二思后说”,去除了心内的狂妄,也就足够了。而敏于行,则是我真正想做到的。对于这个Blog,如此。对于其他,也是如此。

      那么第一篇文章说些什么好呢?

      上周五的凌晨4点从KTV里出来冒着寒风心血来潮决定去吉林玩。在这之前也很久没怎么好好上课,于是想着还不如出去玩一玩。有种逃避的意味。整个旅途并没有太多可以说的,第一次滑雪,第一次玩雪圈,第一次感受东北凛冽的空气—-在寒风中看整个世界变成白色,远处的山透着一股悚然的意味,心中豪气陡起,果然看着这样的风景才能造就一个东北人。这些是我生长的城市绝对不能给我的。当时脑袋里就只有“北国风光,千里雪飘……”

      有关逃避的问题则是颇为童真的想法。明明知道这样子也并不能让问题远离,还是这样期望着。问题不会auto解决,它只会等待着我去正视。

      就先这样。

      P.S 看到这周末有一个庄雅婷会去的主题是类似于“单身个什么劲儿啊“的salon,颇为感兴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