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地

别人看见你

觉得你温暖、美丽

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

被你灼伤

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

麦地 神秘的质问者啊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海子《麦地》

看了《爸爸爱喜禾》。才再一次对这首诗感受颇深了。喜禾是一个自闭症的孩子。作者说,这之后他开始对《麦地》重新理解了。

它准确地抓住了我的泪点。摘抄两段:

“爸爸爱喜禾:是喜禾让我明白,我们生活在一个快动作的世界里。从一出生开始,我们就直奔年老而去,那么快地会说话走路,那么快地知道活着的目的,那么快地知道死亡不可避免。喜禾呈现的是另一种生命的状态,就像一块石头,今天看是这样明天看还是这样。每一块石头,生命是以亿万年计算。它们不需要快。”

“爸爸爱喜禾:他认识很多东西而且还能说出那是什么;他也会因动画片的滑稽哈哈大笑;他还会唱一两句歌;你骗他没有的时候他会说有、会说要、还要⋯⋯他才两岁零两个月,这些表现跟正常孩子无异。但他爸爸出差五天后回家,他只是漠然地看一眼,就像看一块抹布。仅一个眼神足以粉碎你。”

看第二段的时候哭了。(当然不排除这是最近不管笑点还是泪点都变低的症状。)

但不管怎么说,生活中让人感动的事情是越来越少了,所以我格外珍惜这种感动。取“感动”而代之的是一种麻木与愤怒的共同体。

麻木。我是说,各种各样的事情太多了,每天刷微博看到前一天的热点第二天就被忘记。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对美好的追寻被挑起然后又被扔在角落。愤怒。按照今天看到的某说法就是2011变成了“全球愤怒年”。你看一场场暴动,一遍遍怒骂。

我前天也着实为了北航愤怒了一把,其实只是肤浅的对物质生活和对飘渺的学术精神的追求导致了我的愤怒。看到尼采的话说:“一切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把人变成机器。用什么样的方法?——他必须学会厌倦自己。”今天还颇受某篇文章的启发想了这个问题:大学于我,是一项人生投资还是一项权利?自己打算开始学或者正在学的东西除了日语和吉他都是出于对“投资”的考虑。之前对自己的贬低、觉得自己没用全都是往错误的方向思考。

最近被叶同学煽动地对美帝国主义很是向往。就算是他们“盲目的”自信也让人心向往之,更喜欢他们的“keep it real”。很多事情即使他们做的并不好,却已经超出了我所处的“世界”的水平。我憋闷着上党校想着要做改变者,可还是抵不过对一条更闲适的路的向往。以前看到有人说在这个网络开放的时代,做一个彻底的傻b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似乎如果勇气不足够,变成一个闭上眼睛的一半的傻b还是很容易的。

我站在这里,依然觉得自己两手空空,一无所有。空留一脑袋的固执和一口袋的期望。

心理阴影et少数人的民主

 

俗话说的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今天总算彻底理解了。

据Dore(学院法方院长)的说法是,c`est la vie。按照我的说法是,天有不测风云啊,惨绝人寰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get your heart on!

2011年6月17日,simple plan时隔3年终于出了张新专辑<get your heart on!>。

点击试听第一首: